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武锁宁:新方法带动“新基建”
2020-03-11   通信世界网

  2020年是我国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战脱贫攻坚之年,面临着统筹做好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的大考、大战,中央多次在重要的会议中部署新基建(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投资。3月4日,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会议指出,要选好投资项目,加强用地、用能、资金等政策配套,加快推进国家规划已明确的重大工程和基础设施建设。要加大公共卫生服务、应急物资保障领域投入,加快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基建进度。
 
  新基建作为投资驱动的“晴雨表”,新兴技术续航的“指南”。通信世界全媒体记者就新基建相关话题采访到中国通信企业协会副会长武锁宁,探索部署新基建的新方法。
 
  “新基建”恰逢其时
 
  当前,我国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结构性、体制性、周期性问题相互交织。通过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的融合发展,我国可有效激发市场动力。其中,数字经济作为新经济的重要生产资料,通过网络基础设施与智能机等信息工具,以互联网、云计算、区块链、物联网等通信技术为载体,推动人类经济形态和社会生产力快速发展,也成为经济转型的重要突破口。
 
  “今年提出34万亿的新基建项目,对整个经济高质量的增长具有带动作用。”武锁宁表示,新基建有别于传统基础设施建设,此次将5G基建、特高压、城际高速铁路和城际轨道交通、新能源汽车充电桩、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列入其中,通过网络增长和实体经济相融合,将带动更多的产业应用。
 
  新基建部署需要新方法
 
  2008年,受全球金融风暴和汶川地震对经济的“双重灾难”,我国启动了“四万亿刺激方案”。虽然4万亿投资带动了GDP的增长,但随后迎来了通货膨胀等问题。而今,34万亿的新基建投资,更是引起了业界人士的关注。
 
  武锁宁分析,当前新冠肺炎疫情给我国的经济发展带来了挑战,但仅是短期局势,不会改变我国经济长期向好的趋势。此外,今日与2008年我国的经济和总体的经济增长的背景有很大的区别,我国本次基础设施建设不再聚焦于传统的工业基础,即“铁公基”(铁路、公路、机场、港口),而是将目光放在了“新基建”,存在更大的经济结构调整和升级的成分。
 
  面对不同的市场环境和投资背景,武锁宁指出:“我们应变革传统思维,探索新办法拉动新基建,选择带动性、渗透性比较强的新领域,既解决经济增长的问题,又能提升质量。”诚如,2019年6月6日,工信部正式发放5G商用牌照,加速了5G网络商用进程。2020年中央在新基建中多次强调5G基建,不难看出5G作为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的战略地位也不会改变。但在当前5G建设中存在以下3点挑战,尚需不断探索和发现新的形式。

 
  一是5G基站的运营成本昂贵。在5G能耗中,4G系统典型的基站功耗约1300瓦,5G基站典型功耗在3500瓦左右。相同覆盖目标情况下,5G基站数量将达到4G的3~4倍,这样5G移动网络的整体能耗将是4G的9倍以上;在技术工艺中,为实现高带宽、低时延等功能特性,5G基站核心芯片采用7nm工艺,提高了基站的建设成本。
 
  二是5G应用的跨度大。5G应用可培养海量的垂直行业的应用。5G不仅满足部分高端消费群体,比如虚拟现实、超高清视频、大型网络游戏等方面的需求,同时也可以解决城市热点地区网络拥塞的现象。“樱桃好吃,树难栽”。5G网络与实体经济相结合需要有全面的认识,除网络的功能需要扩大外,应用领域的技术也需要得到大幅度的提升才能形成综合效应。
 
  三是5G需要与市场相结合。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波动下,经济恢复需要一个过渡阶段,简单的投资模式无法满足当前的建设目标,要因地制宜结合当前国家经济运营状态,用新的方法拉动新基建。
 
  拉动5G新基建部署的三大建议
 
  4G改变生活,5G改变社会。5G网络建设作为产业发展的重要基石,可带动信息消费增长。信通院预计,到2025年5G商用带来的信息消费规模累计将超过8.3万亿元。武锁宁表示,针对5G网络建设,应立足于我国新基建的发展全局,加紧补齐短板,以高标准要求确保,推进我国新基建迈上新台阶。
 
  一是要避免走老路,将资金先投入到重点需求市场。
 
  3G/4G网络以人为中心,以信息消费和生活服务为重点的需求市场,采取人口密集覆盖的方式部署网络。在覆盖层面,从大城市、地级市区、县级到农村的形式延展。若5G网络效仿于3G/4G布网形式,建网成本要求便是巨大的,或将导致无法拉动经济增长的效能。
 
  通过5G网络核心功能,我们不难看到5G在行业、产业、工业等领域,其更大的优势是通过SA/NSA网络、边缘计算的网络、切片功能的应用来产生价值。
 
  武锁宁指出,可根据5G的功能和需求,沿着行业、产业、工业的布局,以及5G需求的流量流向来构建5G网络,不仅可以有效控制成本,还将利于针对特定的行业需求,快速形成新功能。
 
  二是统筹协调政府和企业各方资源,共同建设5G网络。
 
  “5G应用建设具有综合性,需要基础网络和各应用技术相结合。”武锁宁表示,动员各行业的部门参与5G网络建设,将各行业的技术改造资金和5G资金结合起来,如企业通过5G网络得以提升技术,加着政策对5G建设的明确性及鼓励政策,减少“牙口”短缺的情况,形成良好的互动。
 
  三是减免5G网络用电费用、加大建网补贴。
 
  如上述而言,5G建设面临高额的运营成本,在接下来的推动中,电信行业需要积极推动技术进步,不断提高设备性能,降低功耗,同时还要关注在网络中引入各种智能手段,基于业务情况实现动态能耗管理。
 
  但技术进步降低功耗的空间是有限的,降低用电价格本身才是根本。因此建议政府能够针对5G用电,出台相关的专项优惠政策,降低5G网络的电费支出,使5G网络电费的降低与提速降费的总体要求相匹配,才能使5G健康可持续发展。
 
  此外,武锁宁指出,随着5G网络运营的增长,产生的可观用电费用,可再按照每年若干个百分点的速度逐步回升。此举对特高能电网的发展也有一定的好处,为电力领域培育出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市场,形成良性循环。

热词搜索:新基建

上一篇:大型数据中心提高效率可以避免能耗激增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